499、【这号有毒】(全书完)

    这是很难形容的一剑,却也是毁天灭地的一剑。

    澎湃的剑气向前蔓延,似乎裹挟着整片天尘大陆,所有剑修的力量一般。

    路浔此刻的状态很玄妙。

    人即是剑,剑即是人!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一挥,便把眼前所能看到之物尽数摧毁!

    “不可能!不可能!”尊上忍不住出声,然后运转着体内的元力,试图抵抗。

    可一切都如同是徒劳。

    剑气将他接近四米的身子给直接撕裂开来,一瞬间就将他彻底泯灭!

    百级尊上,在这一剑面前,竟毫无还手之力!

    等到路浔回过神来,他一把接住了差点下坠的大师兄,将他安置于纸鹤上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没事吧?”路浔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燕离稍显虚弱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回宗吧。”路浔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,路浔把自己锁在房间内,没有出门。

    在将尊上给击杀后,他获得了6亿点经验值。

    明明像是大战落下了帷幕,但他心中的紧迫感却更甚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经验值,足够我升到第九境了吧?”路浔在心中想着。

    他打开了自己的人物面板,很果断的就选择了升级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没有刻意的留下经验值,直接把经验值全部消耗干净,把人物等级给提升到了92级!

    紧接着,他便从剑鞘内取出了那颗【天道之珠】。

    “先生说,等我达到第九境,且剑道大圆满之时,就可以吸收这颗天道之珠了。”路浔在心中想着。

    他将自己的灵力给灌输进去,很快就破掉了先生设下的那道封印。

    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天道之珠内的力量,那股澎湃且玄妙的力量!

    “【叮!是否吸收?】”

    他的面前弹出了提示信息。

    路浔想都没想,便选择了吸收。

    一股说不出的力量在瞬间就涌入了他那气海之中。

    且很快就发现了气海中的元力!

    天道之力与元力竟纠缠了起来!

    整个过程给路浔带来了莫大的痛苦,他感觉自己被撕裂重组了无数次。

    就好像身体被分割成了粉末,然后粉末又再次融合,然后又被分割。

    这种痛苦,哪怕以他的耐力,没多久也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他昏迷的期间,那耐人寻味的梦境再次产生。

    只不过相比较于先前那零碎的梦境,这一次的梦境,好似更为完整一些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也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久,盘膝坐在那儿的路浔,突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长舒了一口气,然后低下头,眼神复杂。

    在体验了完整版得梦境后,他总算是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路浔站起身来,他已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确切地说,现在的他,已有能力做更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穹之外,某神秘的未知之处。

    三只巨大的狭长眼眸悬于天幕之上,冷漠的注视着下方的一切。

    一身白袍的先生站在那儿,他的周边全是无尽的黑色气流,仿佛想要将他吞噬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先生抬起衣袖,轻轻一挥,周围的一切就被他给粉碎了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就像是拼图一样,一切又都被拼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先生脸上有着不耐烦的神色,那翘起的兰花指都气得发抖了。

    鬼知道这样的场景究竟重复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先生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小五,你来了。”先生淡淡道。

    一身黑袍的路浔出现在了此处,与一身白袍的先生站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先生转身看向他,道:“可都想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弟子都想起来了。”路浔道。

    是的,他都已经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而通过这简单的对话,他也已经得知,原来先生什么都知道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里,路浔都有一种身处棋局内的感觉,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枚棋子。

    他也曾想过,下棋之人,会不会是先生?

    他现在明白了,先生是观棋之人,而非下棋者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,也不只是一颗棋子!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也终于明白,自己从穿越的那一刻开始,究竟忽略了哪些细节?

    第一个细节便是,每一个新创建的《天尘》人物,都是自带10次复活的,为什么……我只有3次!?

    再联系那梦境内,消耗掉5次复活次数,使用了整整15次断剑术,以及后续梦境中的一切,路浔终于想明白了!

    ——原来我他妈是个小号!

    下棋之人,乃是前世的自己!

    “小五,你可想好了?”一身白袍的先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弟子想好了。”路浔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且闭眼,静心。”先生道。

    路浔照做。

    先生抬起手指,轻轻一点他的眉心,路浔手上便再次出现了那把剑。

    只不过与先前不同,先前大师兄施展的是【一剑】,而这次却是【断剑术】!

    剑光所到之处,斩断的不仅仅是异族神灵。

    剑光所要斩断的,是这以两个世界拼凑在一起的巨大棋盘!

    师徒二人,要的是破局!

    前世的路浔,就如梦境中看到的那样,一路杀至这里。

    他虽然摧毁了异族神灵,但在最后,这三只狭长的眼眸牵引了元力,让元力与天道之力纠缠不清,毁灭的力量与创造的力量交融,使得一切陷入了轮回之中。

    置身于这处漩涡内的路浔,他无法改变进程。

    他所能做的,只是在棋盘上落子。

    比如那颗神秘的绿色珠子,便是他耗尽一次复活,提取出了自己体内的生机,用以挽救桂伯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路浔体内的元力与天道之力在瞬间就被抽空。

    既然轮回是由这两股力量融合撕扯后产生,那么,摧毁这轮回,便需要同样的力量!

    一道又一道剑光闪烁。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的断剑术施展。

    黑暗被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光照了进来。

    路浔再次陷入了昏迷之中。

    先生一把抓住路浔,然后从此处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昏迷中,路浔做了两个梦。

    就像是前世与今生的交汇。

    他终于意识到了这一世的种种巧合。

    那不过是因为这个世界虽然被推翻了重来,可人们的潜意识里,或许还残留着什么。

    也正因此,他在与前世的恋人季梨相见之时,季梨瞬间便被他吸引,忍不住脱口而出:“真是最最最顶级的炉顶啊。”

    也正因此,前世就与他十分亲近,爱骑在他肩膀上的猫南北,才会初见之时就开口道:“凡人,本座座下尚缺一头漂亮坐骑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也正因此……

    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梦境结束,路浔猛的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——这号有毒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全书完)

    

- 本章完 -

返回书页